中脉周希俭遵纪守法拒绝传销骗子

中脉健康产业集团董事局主席、中脉公益基金会主席的周希俭,多年来不断的践行企业责任,不断维护和增进消费者的正当权益,在提升中脉品牌形象的同时,也造福了社会,造谣的绝对是没有认真分析周希俭这些年来的行为。了解一下几大实际行动。

“乐老计划”关爱老人健康幸福晚年


此次2019年的“乐老计划”捐赠,周希俭公益基金会计划投入264600元人民币,对斜桥镇的569名老人进行相关帮扶救助。至此“乐老计划”累计进行现金资助超过90万元,惠及老人接近2000人次,浙江省周希俭公益基金会是浙江省民政厅直登直管的地方性非公募基金会,成立于2015年12月,由发起人周希俭个人出资300万元筹建。

“一小”,守护儿童健康成长


“朝阳计划——青少年健康守护行动”是由中脉公益基金会与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共同发起的大型公益品牌项目。根据规划,在五年内,中脉公益基金会将出资1亿元人民币,预计在中西部22个省贫困地区九年义务制学校建设2000所朝阳卫生室(保健室)、培训校医和保健老师、开展健康教育,确保100万学生享受良好的健康保障。

改善生活环境,提出“中脉生态家”战略


为改善生活环境,周希俭提出“中脉生态家“战略,他让“生态养生”不再只是局限于产品理念,而是上升为整个企业发展的价值取向,同时,要求生态家品牌理念不仅服务于企业,而且要服务于社会,服务于全球亿万家庭,让“生态家”成为和谐社会的有机组成部分,成为助力中国梦的重要内容。

中脉周希俭

生平简介


周希俭,1975年出生,浙江海宁人。现任中脉健康产业集团董事局主席,道和投资产业集团董事长,永裕恒丰金融控股集团董事长,香港道和环球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华仁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中脉道和公益基金会主席

社会职务


·广州市天河区政协常委 ·华盛顿州斯特莱库姆市“荣誉市民” ·贵州仁怀市“荣誉市民” ·2010年10月19日,全球经济发展促进会授予周希俭先生“世界经济十大华人职业经理人”荣誉称号;

获得奖项


·2013年5月19日,由商务部研究院信用评级与认证中心、《经济》杂志社、中国贸易报社、中国国际经济技术合作促进会市场调研中心、中国经济创新发展联盟等联合主办的“第九届中国企业诚信与竞争力论坛年会”上,周希俭先生被授予“中国诚信经营优秀企业家”殊荣

相关资讯


更多资讯

中脉周希俭诚信友善积极倡导企业要遵纪守法

「合久必分」之「合」“「合」字,上面一个人,下面一张嘴,人和嘴代表的是统一的思想,只有「合」——齐心协力,生意才会好”

更多内容 联系我们

美国教育的模式上层的精英教育+下层的快乐教育

2021-05-14 14:32

  美国教育是上层的精英教育加下层的快乐教育。精英教育是培养统治阶级的,快乐教育是培养“顺民”的。

  这两种教育从学前教育阶段就开始有所区别了。有钱人家住高端社区,交更多的地税,享受更好的教育条件,穷人家则恰恰相反。

  优质的学前教育和中小学教育,意味着有上好大学的更大的可能性。毕业于名牌大学,成为社会精英,其子女继续这样的循环。

  穷人家的孩子上完高中多数就进入社会做低端的工作了,其中出类拔萃的才有可能去读大学,且多数是学费比较便宜的社区大学。

  因为一直上不好的学校,不少高中毕业生还是功能性文盲。他们的人生没有希望,父辈的一生就是他们可看到的未来的轨迹。

  美国通过这样殊途殊归的教育方式巩固着社会结构,维护着资产阶级的权势和利益。

  ——题记

  快乐教育在中国似曾是一“教育正确性”,只在近几年看到越来越多的批判和反思。

  这一理念源出于英国教育家赫伯特•斯宾塞的观点:“教育的目的是让孩子成为一个快乐的人,教育的手段和方法也应该是快乐的。”

  快乐教育在国际上没有标准的定义,但往往被解读为鼓励教育和教育减负。

  日本2002年开始全面推行这一理念,称之为“宽松教育”,内容包括降低课业难度,减轻学生负担,不公布成绩,不对学生进行排名,学习内容减少三成,上课时间缩减一成等。

  这一教育理念的直接后果就是造就了著名的“平成废物”。日本政府痛定思痛,2016年宣布将“去宽松教育”,朝着“教育强劲化”方向发展。

  几乎与日本同一时期,中国也在大力推行快乐教育。不过中国人的“执行力”似乎没有日本那么强,最终还是雷声大雨点小,快乐教育虽然在中国取得了话语优势,但面对着激烈的中考高考,也没能形成多大气候,从而也避免了中国式的“平成废物”,可以看作中国学生的一种幸运。

  快乐教育在美国,深入人心。尤其在普通的公立学校,到目前仍然没有转向的迹象。学校对学生要求很低,学习内容很少,几乎所有人都是“很棒”“很优秀”。学校两三点就放学,很多学生放学后就在街上瞎混,或是去同学家看电视、打游戏,甚至有的沉溺于毒品、酒精、性而不能自拔。

  其结果,就是美国人普遍极差的基础知识水平(数学最明显)和今年疫情中表现出来的,一个上呼吸道传染病,戴不戴口罩竟然可以讨论一年。

  美国超市里的口罩(图片来源:笔者自摄)

  当然,也不是所有的美国公立学校都实施鼓励教育和教育减负。有一些非常好的公立学校,学生的课业压力并不低,甚至比在中国压力还大。

  如Thomas Jefferson High School,这个学校是美国数一数二的中学,70%的学生都是华裔。有些华人家长千方百计把孩子弄到这里来读书,却发现原来美国的学校比中国学校还辛苦,甚至要辛苦几倍。

  这个学校的教学质量一点儿不比私立学校差,对学生的要求也十分严格。学生做作业做到凌晨12点是很正常的事,忙的时候每天睡四五个小时也是常有的。

  与私立学校一样,这类学校的高教育水平也是学生家长用钱堆出来的,家长的经济实力不比私立学校的学生家长差。

  这种顶尖的公立学校与美国的贵族式私立学校(以下为表述方便,我就只讲私立学校)从来不把快乐教育当作金科玉律,送孩子来这些学校上学的美国的上流社会人群更不会把快乐当作他们教育孩子的核心取向。

  我在《美国教育好吗?》这篇文章里做过这样的描述:

  “金融大亨罗杰斯的两个女儿可以说一口非常流利的汉语普通话,还参加过中国的诗词类节目,川普总统的孙女也要学习‘艰涩难懂’的汉语,除此之外,他们还要学习各种素质教育的内容,辛苦是必然的。”

  这些上流社会人群对孩子的要求以及这些私立学校对学生的教育都是非常严格的,甚至是严苛的。

  他们首先对老师的要求就比较高。私立学校的老师不能像普通公立学校老师那样总是用“真棒”“非常好”来糊弄(这个词可能不准确)学生和家长,而是认真教学的同时要仔细观察了解每一个学生,对学生的成长提出合理化建议,与家长一起探讨,帮助孩子成长。

  私立学校的学生在学校有严格的纪律和规矩方面的要求和训练,不遵守纪律的孩子被警告或停课是常有的事,甚至着装不当都会受到严厉的惩罚。

  私立学校孩子的课业负担很重。如上文所述,学生写作业写到凌晨12点是很正常的事。

  美国的私立学校和中国的私立学校相比,有一个很重要的不同点,就是美国的私立学校不是有钱就能上的。

  国内似乎是有钱走遍天下,而美国的私立学校除了你交得起昂贵的费用之外,还要看父母的学历、职业、家庭背景以及父母与孩子的相处方式等等。

  也就是说,他们需要保证招收的这个“苗子”本身就是很优质的。控制好了输入端,再经过他们的“魔鬼训练”,输出端就一定差不到哪里去。

  这样培养出来的孩子是要做美国未来的统治者和管理者的。而那些接受快乐教育的孩子最优秀的也就去上个本地的州立大学,将来做个中下层的小白领。大多数人则要么上个社区大学,当个护士、技工;要么高中义务教育读完就走向社会,和他们的父辈一样,继续做个蓝领工人或收银员、餐馆服务员之类的。

  从上流社会的角度来看,这无疑是个好方法。通过教育,让社会实现固化,让他们的地位千秋万代地传下去。

  这是比通过强制权力来维护自身利益更有遮蔽性的手段,看上去更加的文明,更不易引起底层社会的反抗。

  快乐教育的实质,我觉得,就是让那些各方面都不如人的孩子傻乐,从而把他们世世代代都固化在社会底层。

  回到源头来说,斯宾塞的观点本意是要改进教育手段和方式,让学生更爱学习,更容易接受学习的内容,这主要是对教育者的要求。

  但操作起来难度的确比较大,每一个教育者的能力水平、性格性情都不一样,甚至同一个教育者每一天的心情不一样都会对他教育的方式产生影响。

  这种高难度的动作做不了,单纯的鼓励教育和教育减负则是极容易的,这便是快乐教育的现状。

  斯宾塞的另一层意思是说要培养快乐的人,这倒是与中国古代首席教育家孔夫子的理论一致。孔子也同样强调乐天的精神:即使身处穷困之地,仍能“不改其乐”。

  但这话并不完整,不能依此就全然不顾其它地去培养“快乐的人”。人生存于社会,毕竟首先需要满足生理和安全的需要,需要养家糊口,需要同时有生存之道和谋生之术。

  如不具备基本的社会常识和足以完成工作的基本的能力,傻乐是乐不长久的。实施这种快乐教育,是将当下的快乐建立在未来长期痛苦的巨大可能性之上。

  快乐教育自身的核心问题是机械化地理解了人和教育。人是活的,对人的教育也只能是活的。快乐教育要求给孩子减负,然而减负就一定能促进孩子天性的发展吗?并不见得。

  如果引导不善,或不做很好的引导,减负带来的很可能是“杂草丛生”,而不是“自由生长”,培养出来的很可能是“熊孩子”而不是人格健全的好少年。

  快乐教育对于求知欲强、学习能力强的孩子更可能是“温水煮青蛙”。没有挑战性的舒服学习模式,很容易把人养懒了,非但不能激发孩子的学习兴趣,反而会让他们觉得学习没意思,很无趣,扼杀了他们提高的可能性。

  国内媒体屡见批评现今的家长在孩子上幼儿园时就为孩子将来上大学和就业焦虑。批判有一定道理,我也基本赞同,毕竟孩子是有无限可能性的,不能在幼儿园阶段就给他画好人生路线。

  但我们也需知道,这不是中国父母的独有现象,美国的精英阶层也有这么做的。有的家长在孩子上学前班(Kindergarten,这个单词国内通常翻译为“幼儿园”,实际上相当于中国的学前班)的时候就为孩子聘请专业的升学指导,为孩子十多年后能升入哈佛、耶鲁、斯坦福做准备。

  可怜天下父母心!有见识、有能力的父母都会提早为孩子打算,不论东方、西方,不论中国、美国,都是一样。虽然也有负面影响,但天下哪有真正完美无缺的事?

  对于中国的父母和老师们而言,需要改进的只是教育方式上的趣味性和对孩子天性的发现与引导。而在教育精神上,“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仍是至理名言。

相关资讯


周希俭的系统:CCTV盛赞它是「最佳商业模式」他成功,但「成功」于他的胸怀而言略显狭隘。回馈社会多年的周希俭,这种爱的赠予不适宜用「成功」权衡。不用「成功」,又没有词语能够更加全面地形容这个人。

详细内容

周希俭:人生下半场只做一件事----Viiva |独家专访周希俭是一个矛盾的人物,关于人们对他的评价,关于他本身。他既受追捧——他曾与马云、王健林、柳传志等获“影响中国品牌50人”同时又被质疑,周希俭真的有这么成功吗?...

详细内容

周希俭:不要把我神化,我只是万千奋斗者中的一员在安利成为高级销售之后,他舍弃一切跳槽到如新;在打破如新20年来的所有销售记录,成为如新最快达成“百万美金”奖励的获得者之后,便舍弃前功,加入刚刚成立的月朗国际,一切重头开始。接下来的故事还是一样刺激:他一手创立的商业帝国道和集团旗下道和环球在香港挂牌上市,道和集...

详细内容

周希俭:让更多人关注中脉产品的价值

好口碑来自好产品,好的产品来自好的企业,好企业拥有优秀的领导人。中脉科技作为兼具口碑与好产品的企业可谓是健康产业的标杆性代表,周希俭作为中脉健康产业集团董事局主席,可谓是把中脉科技经营的风声引起,更是让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到了中脉产品的价值。

Scroll to Top